春天的菜市场
Fashion.hangzhou.com.cn  2019年03月15日 08:39:24 星期五  杭州日报

春天里,我能想到的赏心乐事仅剩两件。其一是踏青赏花,其二是逛春天的菜市场。为心头藏有两件赏心乐事而怕遭工作狂们嫉妒,想来想去,忍痛归并成一句:踏青归来马不停蹄地冲进菜场。

先去踏青赏花还是先去菜场买菜?关于这一点,我的看法是:春光大好,踏青趁早。但隔壁马大嫂一定会反对,反对的理由是:菜市场去得晚,就买不到头等新鲜的菜了。在买菜这件事上,马大嫂们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,但人生的赏心乐事,莫不讲求一个随性。我喜欢踏青归来仍有余兴,兴致勃勃地一头扎进春天的菜市场。

春天的菜市场必然弥漫着欣欣向荣的春之气息。有扑面而来的春天山野的气息,有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水湄的气息,有清香的泥土的气息,有来自平原村庄的田间地头的消息。

春天的菜市场,必定有让你开胃清肠的野菜和大快朵颐的荤鲜。最早最早,是羽状叶的野荠菜和紫茎的马兰头悄悄地拨动了春的琴弦,等春雷精神抖擞地敲响架子鼓,一棵棵竹园春笋噌噌噌地站上了春的五线谱,然后大红大紫的香椿放开喉咙高唱“我的太阳”,再然后是带露水的嫩菜心和蜜蜂对情歌,腰肢柔软的豌豆苗飙海豚音,清明螺蛳小号独奏,河蚌和咸肉唱昆曲,肉质松嫩的土步鱼拖着贝壳音箱和一只荇菜麦克风游啊游,游入锅碗瓢勺的交响乐。

春天的菜市场,是水泥丛林中最春光明媚、最诗意盎然的部分。它的入口连着广阔的乡野大地,它的出口连着一个个安顿和定居下来的新城市人的肠胃。

2

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身边有一位做编辑的朋友,她说余生最大的志向是卖菜。把卖菜作为余生的志向像清水芙蓉一样好。但我最感兴趣的是:如果她去卖菜,会不会在一两个平方的小菜摊上,做出一个活色生香的“文艺版”。

菜市场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。比如每个菜市场都有一个练就了“心刀合一”神技的肉摊老板,一刀斩下去,八两就是八两,一斤就是一斤,毫厘不差。比如每个菜市场里都有一个片黑鱼片的高手。杀鱼,剖解鱼头脊骨,清洗鱼肉,刮净砧板,顺纹切片,鱼片打包一气呵成。比如每个菜场里都有一双能把春卷皮摊得像宣纸一样匀薄的巧手。每当春节将临,金盆洗手一年的巧手就会重出江湖。掌中粘着一朵湿云的巧手贴着面前的几只火热的小铁砧上下翻飞,买春卷皮的队伍比前几年起早挂医院专家号的队伍更长。

逛菜市场,倘若带着一份闲心去逛,在春天来临之际,你会有很多惊喜的发现。哪里有最嫩最便宜的荠菜?喏!就是一楼最东面那家鱼摊。两只装满荠菜的白色泡沫箱叠放在墙角,卖鱼的德清姑娘笑着告诉你,这是她闲不住的妈妈在油菜田里挑的。哪一家鱼摊有河蚌卖?喏!就在菜场西头第一家鱼摊,就是你经常去买鱼的‘络腮胡’的鱼摊。说起络腮胡,你和他认识差不多有七八年了,他自家有几十亩鱼塘,这几年吃到的最好吃的鱼鲜,基本都是从他的鱼摊上买的。络腮胡剖河蚌用一把向内弯的小刀,只见他抓起堆在大盆里的一只河蚌,先在紧闭的蚌壳上横刮一刀,然后把弯弯的刀尖撬入歙开细缝的蚌壳,顺势向下一插一划,又一插一划,肥肥的蚌肉就从蚌壳内跳到小脸盆里,一支烟的工夫,十几只河蚌已经剖好。络腮胡把小盆里的河蚌肉倒到砧板上,先扯掉肠子和腮,再一只只用棒槌敲编钟一样敲过一遍。

在春天的菜市场,有太多卖笋的摊位,但不知道你是否欣赏过‘笋匠’的剥笋绝技?在我小区附近的菜场里,就有一个卖了三十年笋的摊贩。春天的时候,别的什么他都不卖,他只卖笋。看他剥笋真是一种高级的享受。你看他左手托握一支笋,右手举刀45度,仿佛心不在焉地在发白发亮的笋壳上轻轻连奏两刀,把笋放平在案板上,在笋尖上斜切一刀。放下菜刀,右手手指从上至下,将两刀之间小片的笋衣轻轻捋下。接着,左手拇指掐着尖部的嫩笋衣,其余四指掰着笋壳边缘,右手将整支笋逆时针一转,紧裹的笋壳顿时松散开来。接着他以右手当刀,对准笋壳与笋的开口处向下做一个切势,然后快速收拢手指向外一掸,铠甲似的笋壳应声落地,左手上,只留下一支光洁肥白的春笋。老笋匠在剥笋的时候,摊前来了一个老阿姨,从一堆笋中随手挑了两支,说不用剥,买回去做腌笃鲜,接着又来了一个讲杭州话的中年男人,说:等一些你帮我挑两支嫩点儿,烧油焖笋。

3

下午四点光景,从植物园踏青归来,屁颠屁颠地去了家门口的拱宸桥菜市场。一边走一边想好了晚上要买的菜。在一楼买鲜肉末和荠菜(老婆吩咐买回去包荠菜馄饨,给家里的中学生当早饭),在络腮胡那里买了河蚌肉,在二楼蔬菜区卖马兰头、豌豆苗的菜摊上买香椿头一小把,笋匠那里买了几支春笋,面制品小店买了小馄饨皮。

那天晚上共做了四只小菜:香椿跑蛋,油焖春笋,咸肉炖河蚌,鸡油菜心汤。六点钟左右,一家三口准时围坐在一张可以打开折叠的松木小圆桌上,餐厅灯洒下一片柔和的光,四只小菜一一上桌,菜香一时弥漫。这样的时刻,居家的我,是禁不住要来一杯的。酒是好酒,是诗人老唐开车一千多公里从太原带来的汾酒。

那天晚上,尝过自己做的菜以后,觉得自己做的最好吃的菜不是香椿跑蛋,不是油焖笋,也不是咸肉炖河蚌,是那碗下了几滴鸡油和几粒盐的菜心汤。鸡油是我岳母养了八个月的阉鸡肚里的黄黄的鸡油,菜心是岳母用鸡肥和鸽子肥种的也不打农药的小白菜菜心。水滚后下锅的菜心又糯又鲜,还带着微甜的菜花香。那是自然熟的、干净的菜蔬味道,那是春天乡野菜蔬本然的味道。

梁实秋在《馋》文里说:大抵好吃的东西都有个季节,逢时按节的享受一番,会因自然调节而不逾矩。谈吃的梁先生自然是懂吃的。春天是个好时节,各种野菜,各种笋,各种河鲜你方唱罢我登场,只需跟着时令节气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地一路吃去。平庸如我,吃是余生仅剩的几件赏心乐事之一,而论吃得最随性,最落胃,最营养,最放心,其实还是家里自己做的饭菜。

掠影——大马弄菜场

木木

皇城根儿,天子脚下,丞相府里如今成了小菜场。

时鲜蔬菜,南北干货,再加山珍海味,大马弄里不喂马,来来往往养众生,要啥有啥。

菜摊儿前,达官贵人,引车卖浆 ,平起平坐。干部老板小心还价,退休大妈鼓起腮帮大声杀价,贩夫走卒王婆卖瓜自卖自夸。来这里的人就像进了浴室澡堂,赤条条一丝不挂,毫无遮掩,也不装腔。弄堂角落烟火豆腐阵阵飘香,杭州城里上至江头,下到湖墅,要数这里人间烟火最旺。


作者:许志华 编辑:吴燕
『相关阅读』

我也来说两句: 0条评论 查看评论
 会员登录名 密码 [注册]
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网站简介  |  关于我们  |  广告服务  |  建站服务  |  帮助信息  |  联系方式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|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:浙网文[2012]0867-091号 | 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1041366号-1 |  浙公网安备:33010002000058号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法律顾问: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
Copyright © 2001 - 2017 Hangzhou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