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小众的街舞市场跳出了热度
Fashion.hangzhou.com.cn  2017年08月10日 09:46:03 星期四  来源:每日商报

昨天,“HIP HOP INTERNATIONAL”(世界街舞锦标赛,简称“HHI”)中国赛区裁判长汪瀚在微博中发出一张表演顺序表,参与这次“HHI”世界总决赛的中国团体名叫“T.I”,在59个参与初赛的队伍中,出场顺序排在第26位。

几小时后,汪瀚又紧接在微博中发出一段视频,并配文“T.I加油”。他告诉记者:“这是总决赛赛程的第一天,本次中国出征HHI的有大齐舞队伍1支、小齐舞队伍1支以及Battle(斗舞)5人。”点开视频,富有节奏感的动作一下子“燃”爆全身。

“敢不敢来一场freestyle(自由风格)的Battle?”这是时下掀起热潮的综艺节目《中国有嘻哈》中,经常能听到的一句话。而相对于说唱,在某种程度上,街球、滑板以及街舞这些运动更依赖身体能力和肢体表现,也更有视觉上的battle感。

而街舞运动也逐渐从早期的街头文化,逐渐发展成为全球时尚文化浪潮重要的组成部分。此前,国际奥委会官方网站发布消息,体育舞蹈(Breaking地板霹雳舞)、空手道和运动攀登这三个项目为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的新增项目,这也是街舞首次入选青奥会项目。

街舞这股热潮变得越来越热,杭城不少企业纷纷发力“街舞市场”,通过各类赛事、展演提升街舞这项运动的参与感。

街舞课报名人数上涨50% 爱好者花万元置办装备

混迹杭州街舞界的人,一定听过“街舞爸爸”这个名字。早在1998年进入街舞界的他,可谓是一位“老前辈”。“我最早接触街舞是一次我朋友带我去迪厅,我看到这种新奇的舞蹈,立刻就被吸引住了,一学便是十几年。”在街舞爸爸的回忆中,刚开始跳街舞时,身边几乎没有小伙伴一起参与,而现在街舞几乎成了“潮人”们必备的一种技能。

不仅是学街舞的人越来越多,现在爱好者也似乎更愿意在这件事中花钱。“我记得当时我们几个爱好者在购买装备上大概会花200元-300元,按当时的物价水平折算,现在爱好者在装备上花的钱则更多。比如一双限量版的鞋子可能就要5000元-6000元,加上衣服、帽子、饰品还有各种各样的护具,买一套装备花个几万块也是常有的事。”街舞爸爸说

街舞的大热还体现在培训班。报名人数逐年增加。记者来到位于永通信息广场的7.PLAB舞蹈工作室。门口就有一块招生宣传板,推开门,透过右边的玻璃就能看到舞蹈间里动感的身影。据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杨靖(人称“ Jr.Young”)介绍,工作室目前课程有Popping、Jazz 、Hiphop、K-pop、Locking、Urban等不同舞种的课程。“工作室有100多个固定学员,自去年工作室开业以来,报名人数在稳步提升,尤其暑假是相对的旺季”。

位于下沙的SoulOne街舞培训体验中心的校长王红波也赞同杨靖的说法,“去年培训中心的固定学员约有200人-300人,今年较去年增长了50%。相对而言,期末和开学初报名人数会多一点。”他说。

街舞舞者商演月入过万 舞蹈机构相中了周边生意

在“HHI”中国赛区裁判长汪瀚的朋友圈中,几则小视频的舞蹈“点燃”了观看者。他为其中一则参赛街舞小视频配文“HHI的美国裁判要看到‘惊爆眼球’好太多,近60支世界各地的队伍,帅哥美女太多……”

汪瀚表示:“中国赛区的比赛从今年3月持续至6月,历时4个月选出的选手获得参与世界总决赛的资格。而比赛的决赛设在美国,来自世界近60个国家的团队参与其中。”他说,自己在一周前就来到美国。

不得不说,国际级赛事让中国舞者们拓宽了视野,也让人看到了其中的“商机”。

说起“HHI”,杨靖表示早有耳闻,自己却遗憾一直没有时间参加。而街舞界除了“HHI”还有一场每年都在法国举行的“JusteDebout”堪称街舞界的“奥运会”。而杨靖表示曾为“HHI”中国赛区的团队提供过定制赛服设计。“我们曾为DIV服装公司生产的今年HHI中国区的赛服提供过设计。一般大型赛事的服装设计会把Logo、参赛裁判名字,赛事类型及简单介绍放上去,风格偏嘻哈一点。我在经营的服装公司提供小批量高要求的定做服务。”

此外,杨靖的工作室中还有一个专业的街舞团队,公司接到的一些商业演出则会分给团队中的舞者。“一般舞者的出场费是视演出要求而定的,每场出场费在几百元至几千元不等,而专业程度较高的舞者的一场表演报价也没有上限,将会上万甚至更多。”杨靖说。

杭州马达旋风街舞工作室的创始人傅明如(人称“煤炉”)表示,“就公司的团队而言,基本上舞者一个月可以接到10场左右的商业演出,好一点的月收入可以上万。甚至北京等地的明星级舞者还有月入十万的可能。” 傅明如说。

赛事、展演让街舞更具参与感 街舞文化正席卷而来

在“HHI”如火如荼进行的同时,本周杭州也将迎来一场展演。这场由“马达旋风”主办的街舞展演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排练阶段。“这次对外只准备了200张门票,而其余的则是给学员和家长的一种福利。”傅明如说。

通过展演让街舞学习变得更有趣味,这是傅明如坚持每年举办展演的初衷。“学员学习之后,总是要有一个比赛、对外展示的平台。而我们设立举办赛事、展演都是为了满足这一需求。”他说,此外,我们还提供考级等项目。

杨靖也表示,每年会安排学员排练,举办一次公演,学员自愿参加。去年的公演设在杭州大剧院,主要是推广街舞文化。

而更多形式的内容加入到街舞培训中,也拓宽了街舞这项运动的参与人群。在王红波看来,参与街舞人群的数量每年成倍递增,是因为文化得到推广,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到它,对它产生一些兴趣。这也让街舞这项运动在更多年龄层人群中传播。“在我们报名的学员中,不仅有青少年、大学生等,客群还向更低龄和相对高龄的方向延伸,越来越多的幼儿以及中老年人也参与到街舞中来。”

“街舞在中国起步的早期,主要的参与人群年龄在16岁-20岁左右,而随着街舞不断深入生活,其受众的年龄层也扩大到4岁-40岁。此前,公司还为一个‘夕阳’舞团教学具有街舞元素的排舞,教学的都是50岁-60岁的中老年人。”傅明如表示,公司不定期邀请国外的老师以及街舞大师前来授课,通过差异化的课程去迎合不同群体的需求。

对于街舞市场,杨靖则持有不同的看法。“现在杭州市场街舞越来越热,2010年、2012年有两次热潮,尤其近两年会有爆发增长,现在又是一个爆发点。但街舞有一定门槛,短时间不会形成大众潮流。”杨靖说,他希望街舞能够像现代舞与中国舞一样被大众接受。

作者:实习生 孙宏姣 记者 汪晓筠 编辑:张晓莉

我也来说两句: 0条评论 查看评论
 会员登录名 密码 [注册]
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网站简介  |  关于我们  |  广告服务  |  建站服务  |  帮助信息  |  联系方式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|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:浙网文[2012]0867-091号 | 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1041366号-1 |  浙公网安备:33010002000058号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法律顾问: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
Copyright © 2001 - 2017 Hangzhou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