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墩儿
Fashion.hangzhou.com.cn  2019年09月30日 08:59:10 星期一  杭州日报

生活中,总会遇到一些人、一些物,让你在不经意间,勾起岁月的回忆,流淌生活的回甘。前几天回家看望父亲,在家里储藏间意外发现了小时候父亲给我打造油墩儿的制作模子,曾经美好的时光瞬间涌现眼前。

油墩儿,也叫油墩子,是江南特有的地方小吃。油墩儿的馅一般是面糊和萝卜丝唱主角儿,也有加入虾皮、小葱及各类蔬菜的,当然喜欢甜食的,换成豆沙也别有滋味。

少年时代,放学总是饥肠辘辘的。最后一节课,那个“熬”啊,感觉“谁能瞬间挣断磨胸的锁链,解脱正在受罪的自己,谁就是决心争取灵魂的人。”放学铃声一响,卷起书包就飞奔跑出校门。校门口小路上人头攒动,四处弥漫着油炸香味、糖香,处处是诱惑,臭豆腐、烧饼、糯米糕、棉花糖……不过那辰光我还是最好那口——油墩儿。

校门口的小吃摊一下就被学生攻陷,油墩儿阿婆的摊位上更是围了不少人,我个小,一头钻进人群挤到前头,只见阿婆慢条斯理,边下料,边翻滚锅里的油墩儿。锅边滤油网上不断出炉的黄灿灿的油墩儿,香味扑鼻,馋得人直咽口水。赶紧递上五毛钱,捧回一只,热腾腾的,心满意足地边啃边蹦回家去。

小时候不爱吃素食,唯独恋上萝卜心的油墩儿,怕是被高温下萝卜丝混合面粉所散发的魔力所惑。父母亲见我难得喜欢,便全家总动员,开启自制美食之旅。

所谓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,父亲找来几张洋铁皮,在院子里,敲敲打打,做出大小不等的圆柱形模子,其中“大王版”铁模子有6厘米高,直径10厘米,再加做了长长的手把儿便于操作。为了我的这一口,父亲竟然如此上心。蹲在一旁的我,出神地望着忙活的父亲,他的身影在阳光下格外高大,手臂健壮,似乎一下子化身为大力水手。

父亲还有一手好厨艺,一会儿工夫,雪白水灵的萝卜丝切好了一大盆子。他说,比起用刨刀刨出来的萝卜丝,刀切的口感要更胜一筹。切好的萝卜丝用盐腌去除生臭味,再用水汆一下,这样下油锅后能跟面糊同步熟。

母亲在一旁忙着调面糊,她边向面粉里加水,边用筷子顺一个方向搅拌,直到面糊厚薄适中,能挂糊,加盐,再静置半个小时让面糊发酵,俗称醒面。

只等下锅。油加热至七八分,父亲关小了火门,控油温很关键,油温过猛容易皮焦里不熟。母亲拉我入怀,手把手教我一起做:先把空模子去油锅里浸一下预热,也是防模子黏糊,然后舀上薄薄一层面糊,夹几筷腌制好的萝卜丝,再浇上面糊,浸入油锅,只听锅里吱吱作响,表层的面糊色如琥珀,手轻轻一抖,脱模,油墩儿在油里啵啵冒泡,表皮炸成金黄色便可出炉了。

母亲夹来一个,吹了会儿气,往我嘴里送。咬开嘎嘣儿脆的外皮,里边的萝卜丝糯糯的,外焦里嫩,那个“香”啊,此刻开启的味蕾,震撼舌尖留存记忆的,怎会仅仅是美食呢?

味觉记忆里,深埋着灵魂,藏有一种温暖的情愫,洋溢着心满意足的喜悦与幸福。爱意的表达不一定是语言,有时候就是那一味用心的小吃。

“人情似水分高下,世事如云任卷舒。”温暖的灯下,手中的模子有些模糊了,看着门外孤单的黑影,此时此刻越发想念天上的母亲了。

作者: 编辑:张泓
『相关阅读』
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网站简介  |  关于我们  |  广告服务  |  建站服务  |  帮助信息  |  联系方式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|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:浙网文[2012]0867-091号 | 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1041366号-1 |  浙公网安备:33010002000058号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法律顾问: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
Copyright © 2001 - 2019 Hangzhou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