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隐秘地图之:鳖子门
Fashion.hangzhou.com.cn  2020年10月16日 11:31:41 星期五  杭州日报

孩提时代在一个叫“塘头”(瓜沥)的古镇度过,时常听大人们讲关于“后海头”的故事,那时只知道我们家的北面是沙地,沙地的北面是大海,大海上有个鳖子门,是看潮水、抲潮头鱼的好地方。长大后才知道,萧绍一带的老百姓管杭州湾叫“后海”,钱塘江的入海口叫“鳖子门”。鳖子门是钱塘江“潮文化”的起始点,也是钱塘江“唐诗之路”的重要节点,一处拥有自然和人文双重遗产的文化地标。

王永强

1 一个消失了300年的海门

百川之水,归于大海,江河入海必有江口,或曰河口、入海口。本文所指的海门是已经消失了的钱塘江入海之门——鳖子门。

越地方言谓鸡蛋为鸡子,鸭蛋为鸭子,鳖蛋为鳖子,鳖蛋小于鸡蛋,可见鳖子山非常小,仅仅是露出水面的一颗石蛋,具体位置现已不明。鳖子山位置有两说:车越乔、陈桥驿《绍兴历史地理》主张在赭山、蜀山之间,《萧山围垦志》《萧山水利志》主张在赭山、龛山之间。而以它命名的鳖子门也已消失在茫茫的沙地中,钱塘江改走北大门入海后,龛赭之间淤涨成陆,鳖子门成为历史的背影,但两个门柱依然屹立,遥相守望,共同见证着这片土地沧海桑田的历史变迁。赭山地名至今不变,现属萧山区南阳街道;龛山在1949后改称坎山,现属萧山区瓜沥镇。

康熙五十九年(1720),浙江巡抚朱轼奏疏:“南大门沙涨久,淤成平陆。”(《浙江通志》),标志着鳖子门正式退出历史舞台,距今正好300年。

要想解读钱塘江文化,必须先跨过这个坎,穿过这道门。

大江大河入海,都夹带着大量的泥沙。据澉浦水文站测算,钱塘江每一次潮涨潮落进出的泥沙多达1000万吨。

下游河口经过数以万年的泥沙沉积,在地面上往往会形成三角洲平原,这里远离海岸,地势平坦,广袤无垠,按理没有什么遮拦。但钱塘江是个例外,入海口处有一对高高的门柱。清初历史地理大家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:“龛山与赭山对峙,旁有小山,曰鳖子山,江出其中,故有鳖子门之名,亦曰海门,为钱塘之锁钥。”清代无名氏也有诗句:“龛山赭山屹两拳,咽峙海门如覆斗”(《傅堤歌》)。

2 龛赭锁重门,东西分两浙

从文化地理的角度看,龛赭一线是钱塘江与杭州湾的分界线,龛赭两个地标也是传统意义上浙东浙西的分界线。

东汉思想家王充《论衡·书虚》:“余暨(今萧山)以南属越,钱唐以北属吴。钱唐之江,两国界也”。其实,根据《越绝书》《吴越春秋》记载,春秋时期吴越争霸互有胜负,两国的疆界多有参差错落,以钱塘江为界只是吴强越弱之时。但钱塘江毕竟是一道天堑,余暨成为吴越分界的坐标,还是普遍被世人接受的地理概念。

位于龛山西麓的衙前镇东岳庙的一幅无名氏写的楹联:“龛赭锁重门,屏藩叠嶂;东西分两浙,吴越通衢。”不仅道出了海门是吴越的分界,也是浙东浙西的分界。古代文人把海门作为吴越和两浙的分界坐标,这也是一个有趣的文化现象。宋朱继芳《钱塘江》:“潮来江水黑,日出海门红。两岸东西浙,千帆来去风”。明夏原吉《钱塘江》:“浩渺唯天阔,茫洋与海通。赭龛分左右,吴越界西东”。清康熙帝南巡时也写下:“江通潮汐分吴地,路入溪山陷越州”的诗句(《渡钱塘江》)。

“红油画戟碧山坳,金镞无光入土消。冷雨凄风秋几度,空谁拾得话今朝。”(《龛山凯歌》其三),明徐渭的这首诗说的是龛山和赭山地理位置的险要,它们曾为海防要塞和古垒战场,留下了许多戍城、寨营遗址。

早在春秋时期,越国就在航坞山即龛山建有军事设施。“杭坞者,句践之航也。二百石长员卒七十人渡之,会夷。”(《越绝书》卷八),学界证实航坞山麓曾是越王句践的军港和建造战船的基地。

吴越国时曾屯兵于龛山,以镇守浙东。清单隆周“高台吹火窥鼋屿,尚父开营挂锦衣。”诗中的“尚父”指吴越王钱镠。北宋开宝年间(968—975)设“龛山寨”,派驻军队镇守。龛山之北的烟墩山海拔31米,山顶置烽火台,既是军事设施,又可作航标。位于萧山区南阳街道的戍城遗址,旧称“赭山巡检司城”。占地约6000平方米。史载系明将胡大海所建,为抗倭防地,赭山南侧也设烟墩台以报警。明代胡应麟“龛赭回望两山屯,天削银屏障海门。”说明龛山和赭山是两处战略要地,屯兵之所。

海门上的战事,可以大书特书的有三次重大的战役:明代“江口逐倭”,清初“划江之役”和抗战时“血战钱塘”。

明嘉靖三十二年(1553)参将汤克宽击溃倭寇于鳖子门,倭首领萧显被斩。三十四年(1555)提督胡宗宪在龛山驻兵,修筑堡垒,并大破倭寇,取得龛山大捷。三十五年(1556)萧山知县魏堂在龛山率领乡兵240余名,全歼入侵倭寇,并捣毁寇船只80余艘。此后,倭寇再不敢进犯龛山。

清顺治二年至三年(q645—1646),南下清军与明鲁王在钱塘江上展开了长达一年之久的“划江战役”,鲁王各部在龛山至闻家堰一线布防,余姚黄宗羲、黄宗炎兄弟率领的义军在江上配合。后清军大举渡江,鲁王退兵海上,划江之战宣告结束。

抗日战争时期,国军与日寇对峙钱塘江。时任杭州市教育局局长的钟伯镛为烽火中诞生的战时初中(今萧山中学)写了一首校歌《弦歌声里》:“北峙龛赭,西绕钱塘,立马萧然山上。治学毛奇龄,讨贼葛云飞,一代武德与文光。” 龛山、赭山作为战略要地写入抗日战歌中,激励了无数青年学子“切志渡江”,奔赴抗日战场。

3 海门环凤阙,半耀拱京都

海门是浙江的门户,龛山赭山是拱卫杭州的要塞。

唐佚名《天目山谶 》:“天目山前两乳长,龙飞凤舞到钱塘。海门一点巽山小,五百年间出帝王”。(载《钱塘遗事》卷一,元刘一清撰)谶为古代巫师的隐语,一种预言。此谶之意是说临安奠都立国,国祚肇自天目山,唐末人附会为钱鏐开国之谶。后来宋高宗驻跸临安,其说似乎又一次得到验证。

在辽宁绥中海边,考古发现秦始皇行宫遗址前大海中有一对峙立礁石,俗称之为海门,秦始皇当年巡视海疆时,曾将礁石想象成为国门之阙。关于钱塘江的海门也有类似的表述。宋周密《江湖伟观》:“东南王气浮天阙,吴越潮声出海门。”清朱彝尊《满江红·钱塘观潮》:“罗刹江空,设险有海门双阙”……不过关于海门的战略地位,要数清文学家洪昇的才女表妹林以宁在《钱塘观潮》一诗中讲得最为透彻:“气以三秋肃,江因九折名。海门环凤阙,半曜(耀)拱神京。”

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繁华的钱塘由谁来拱卫。众所周知,吴越国时有千顷关、千秋关和昱岭关合称浙北三关拱卫杭州。但赵构显然要比钱鏐来得更具备海洋性战略思维,或许是因为他有亡命海上的经历,使之深深体会到走海路的重要性。南宋“中兴四杰”诗人范成大在应制诗中有:“海门宾羽卫,地轴启云关……无路攀仙驾,当年拱圣颜”的表述。

4 李白的超级粉丝

一路追赶偶像达三千里

一个偶然的机会,让海门横空出世,并逐渐形成为钱塘江上的一个文化高地。唐代王屋山(中条山支脉)人魏万,是一位李白的超级粉丝,为了找到心中的偶像并能为自己当面修改诗作,发扬了“愚公移山”的“王屋山”地域人文精神,一路锲而不舍,追赶李白三千里,终于在广陵(今扬州)见得一面,了却心愿。此事让游越归来的李白大为感动,诗人一感动,诗兴就勃发,写下了60言长诗 ,还配56字序,“因述其行而赠是诗”,这就是著名的《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(并序)》。这段诗坛佳话不仅为越地留下了一首山水诗佳作,其中“涛卷海门石,云横天际山”之句 ,还是唐诗中最早出现的海门一词。

从此,历代诗人闻风而动,奔走越地,且行且吟,写下了一首首关于海门的名篇佳作。据不完全统计,自唐以后有80多位诗人写到了钱塘江海门,直接点破“海门”一词的诗词之作就有100余首,除李白外,还有刘禹锡、李绅、白居易、米芾、陈师道、仇远、杨维桢、赵孟頫、萨都剌、高启、徐渭、王阳明、冯梦龙、朱彝尊、毛奇龄、毛万龄、汤金钊、王国维等。

细理历代诗人笔下的海门诗,有观赏、感悟、寄托等多重意境。

尽管“楼观沧海日,门对浙江潮”之句在宋之问和骆宾王之间存在着知识产权上争议,但此句确实道出了钱塘江上值得观看的重点,即潮水涨落和日出月升。那么诗人们站在哪里观看比较好呢?唐杨巨源有“曾过灵隐江边寺,独宿东楼看海门。”(《送章孝标校书归杭州因寄白舍人》)除灵隐山外,郡亭也应该是一个好去处。据《咸淳临安志》载,郡亭在唐杭州州治凤凰山,临近钱塘江,视野极佳,海门两山在视线之内。白居易的《忆江南三首》:“郡亭枕上看潮头”自不待言……唐宋诗人比较喜欢楼上观看和山上眺望海门。

而在舟中看海门日出又是另一番景致。元揭傒斯《待潮》:“遍舟夜阁寒沙际,欹枕待潮红日高。无数征帆背人去,海门何处水滔滔。” 在诗人眼中,海门是潮水生成的地方。唐刘禹锡《浪淘沙》:“八月涛声吼地来,头高数丈触山回。须臾却入海门去,卷起沙堆似雪堆”。元仇远《钱塘观潮》:“一痕初见海门生,顷刻长驱作怒声”……

与长江“春江花月夜”相媲美的应该是钱塘江的“秋江潮月夜”。秋天的海门是诗人们最眷顾的景致,关于海门秋潮的诗作也应该是最多的。述其雄壮、大气、诡异、神秘的意境,应有尽有、数不胜数,至今响彻耳边。但写出海门千古幽情的佳作当推唐代诗人刘长卿的《送人游越》:“露沾湖色晓,月照海门秋”和明郑廷鹄的《海门秋月》:“秋屿潮生月正明,天高海阔夜娟娟”。

5 海门还寄托着早晚能重逢相会的美好愿望

古代文人或宦游他乡或壮游四方,迎来送往,离情别意,往往会触动神经,留下大量的诗篇。海门因有信潮的规律,寄托着早晚能重逢相会的美好愿望,因此成为一个重要的送别场景。

李白作为大唐第一游民,游山玩水是他的专业,但诗作也不乏主旋律。他在杭州设宴为裴大泽饯行,写下《杭州送裴大泽赴庐州长史》一诗:“西江天柱远,东越海门深。去割慈亲恋,行忧报国心。”充分肯定了裴大泽舍小家为国家的高风亮节,同时表达了朋友间的别情依依,情深似海。宋林逋《即度送江夏茂才》:“与君未别且酣饮,别后令人空倚楼。一点风帆若为望,海门平阔鹭涛秋。” 又《春日送袁成进士北归》:“春潮上海门,归雁远行分。千里倦行客,片帆还送君。” 宋诗僧释行海:“独立吴山望越山,海门人去几时还。故乡犹隔苍茫外,一点征愁落日间。”自古多情伤别离,诗人落笔断人肠。

随着钱塘江下游摆动改道,堤岸涨坍频繁,诗人们也关注到这个自然现象,并反映在他们的创作中,浸润着浓浓的人文意蕴。如元末明初张以宁《浙江亭沙涨十里》:“重到钱塘异昔时,潮头东击远洲移。人间莫住三千岁,沧海桑田几许悲。”

清初南沙成陆后,斥卤变桑田。钱塘江沿岸百姓在这块淤涨的沙地上移民垦殖,开沟排水,改良土壤,成为日后钱塘江“围垦精神”的发源地。乾隆帝南巡,看到钱塘江南岸涨起的大片沙地,简直就是满眼的税收,欣然写下《渡钱塘江》:“涨沙南徙民居奠,永赖神庥敬倍常。”到清末,南沙桑麻成行,瓜果飘香,完全呈现一派田园牧歌的景象。

诗人们对自然规律的认识,对光阴、对人生的感悟,也写进了海门诗中。明代“吴中四杰”之一,诗坛巨擘高启眼里,海门潮有着大自然的脉动,能够感觉到它的呼吸。他的《宿汤氏江楼夜起观潮》:“潮声若万骑,怒夺海门入……震摇高山动,喷洒明月湿……应知阴阳气,来往此呼吸。”

龛赭古垒残阳如血,海门潮水日夜奔流,逝者如斯夫,空添白发几根。人生如同一叶小舟,在历史的长河中显得如此渺小。岁月被催,光阴老去,沧桑变迁,诗人们充满人生哲理的感悟渗透纸背。

6 踏浪戏水出海门,手持彩旗旗不湿

海门作为迎接潮神的圣地,寄托着人们精神信仰。南宋时,每逢农历八月十八,吴儿有弄潮的习俗。周密《武林旧事·乾淳奉亲》:“皆手持十幅彩旗,踏浪争雄,直到海门迎潮……”。吴自牧《梦粱录·观潮》:“以大彩旗, 或小清凉伞、红绿小伞儿,各系绣色缎子满竿,伺满潮出海门……以迓(迎接)子胥弄潮之戏,或有手脚执五小旗,浮潮头而戏弄”。

踏浪戏水出海门,手持彩旗旗不湿,看似一项体育活动,其实是崇拜潮神伍子胥的仪式。

如果说祭拜潮神是带有官方色彩,那么在民间,特别在古代文人心目中,海门是另一个精神文化的坐标:

钱塘江上另一个文化高地七里泷,也称严陵濑。江边崖岩上有两个台非常有名,东台是严子陵钓台,范仲淹题有“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;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”,严子陵的高风亮节,自不待言。西台恐怕比较陌生,它是谢翱恸哭文天祥之所。谢翱追随文天祥抗元兵败后,流亡于浙江,入元不仕。文天祥就义八年后,谢翱曾登临西台以竹如意击石,仿照楚歌为英雄文天祥招魂。歌毕,竹石俱碎,感天动地。在“山河破碎风飘絮,身世浮沉雨打萍”的亡命生涯中,谢翱又度过了一年,是遥远的海门抚慰着游子的心灵。

元至元年间的一年新年,他写下了《元旦舟中听潮》一诗:“东望拜潮水,无家在客船。一来仍一往,今日又一年。有信从天外,缘声到枕边。海门春树暖,吹浪起晴烟。”新年来临之际,孤独的诗人蜷缩在客船中,昏昏睡去,这时信潮来临,他仿佛看见了希望的海门、看见了日出,面向大海,春暖花开。无独有偶的是明张子龙《西陵初晴》一诗中,也有类似的意境。“积雨闲愁满,新晴野望开。潮平海门树,春到越王台。江柳含烟细,林花日照催。物华欣有托,尽日此徘徊。”此刻,海门不再是恶浪、怒涛、吼声的象征,而是无比温柔的春树、林花、烟柳、暖阳、细浪、晴岚,是春天的新野,是充满希望的梦想!

如果说严陵滩代表着气节,那么海门则象征着期望,钱塘江上这两处文化高地交相辉映。人生有寄托,心灵有归宿,精神有家园,海门以其潮生之地、日出之所的意象,充任了诗人所需要的希望之门。

作者: 编辑:张泓
『相关阅读』
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网站简介  |  关于我们  |  广告服务  |  建站服务  |  帮助信息  |  联系方式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|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:浙网文[2012]0867-091号 | 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1041366号-1 |  浙公网安备:33010002000058号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Copyright © 2001 - 2019 Hangzhou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