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树青林 一川如画
Fashion.hangzhou.com.cn  2021年11月19日 10:50:15 星期五  杭州日报

秋日天气晴好。漫步铜鉴湖畔的杨村,三五人家正忙着晒秋,有的晒着番薯干,有的晒的是萝卜干,也有人家团箕里晒了黄豆,这场景已多年不见。看着番薯干,我厚着脸皮说:“大嫂,我拿一片尝尝味道。”农家大嫂急忙回答说:“不要,不要!不要吃生的,家里有炒熟的,拿点吃吃。”听着前半句还以为不肯给我吃呢,听完了后半句才明白原来是让我吃炒熟的。话音未落,大嫂就拿了一小袋炒好的番薯干往我手里塞。我辞谢着,取了一片生的含在嘴里,也拿了两三片熟的尝尝味道。生番薯干那芝麻和橘子皮夹杂在一起的香味,让我仿佛回到了四五十年前。想起了母亲蒸熟了番薯,晒干了陈皮,炒熟了芝麻。剪细了的陈皮、芝麻和番薯搅拌在一起,碾成泥,摊成饼,晾晒干了后剪成菱形,等待过年。一幕幕回放,我的眼眶有点湿润。

九点后的村庄,年轻人大多上班去了,几位六七十岁的妇女抱着小孩闲聊着。农家的土狗趴着晒太阳,可能也见多了游客,也许是听见了我浓浓的泗乡口音,来了生人也不叫几声,耷拉着的脑袋微微抬起,半睁眼打量着我,支吾了几下又睡着了。

美丽乡村建设后的小村干净整洁,沥青路上不见任何垃圾,院子里也不曾见到杂乱堆物,这也是五六年前难于想象的。

矮矮的院墙上摆放着各色盆花,数三角梅长得最艳。泗乡的柿子与蒋村不一样,大多是尖尖的,挂在枝头时间也比较长,蓝天映衬,煞是好看,如一团火。我拿着相机不停地寻找拍摄角度,抱着小孩的农家大嫂热情地用泗乡普通话说:“侬这位客人,想摘就摘几个,拿回家捂熟了再吃,嫑怕难为情。长在树上也是让麻吊吃光咯。”我急忙说:“谢谢!谢谢!看看就够了!”挂在枝头的这一道美丽风景,我怎么忍心去破坏呢。

各家各户门前都有香泡树,黄亮黄亮的,嵌镶在绿叶中,或挂在枝头下,特别显眼,想起了小时候自家屋前竹林边的场景。

塘里的荷花早已谢了,唯有芦苇依旧迎风摇曳。大片稻田泛起金黄色波浪,收割机来回穿梭。白鹭盘旋低空,候着吃飞虫。窗外就是正在建设中的铜鉴湖景区,农家的菜肴带着重重的泗乡口味,独自一人美美享受着。

2,

铜鉴湖工程正加紧建设中,远处风化后的石灰石逐渐刻上了岁月的烙印。水鸟三五成群在铜鉴湖水草中嬉戏。一只白鹭像一个哨兵一动不动站在潺潺溪流边,等待着鱼跃的那一瞬间。一期里湖公园和花海景观已经成了近一两年杭州知名的网红打卡地。昙山公园、花山和云泉山脚下的公园也已初步成型,年底即将和游客见面。

欣赏着窗外铜鉴湖风景,我不禁想起为西湖写下“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南宋诗人杨万里驻足铜鉴湖畔的场景。“沙步未多远,里名还异原。对江穿野店,各路入深村。秋水乘新汲,春芽煮不浑。舟中争上岸,竹里有清樽。”杨万里《晨炊泊杨村》诗中的沙步就是现在的湖埠,野店就是双浦民宿农家乐,煮不浑的春芽不知是否是西湖龙井,抑或就是九曲红梅吧。争着上岸品尝的清樽想必就是醇香扑鼻的双浦茅台了。

杨村近处有著名景点风水洞,岩崖上曾经留下了白居易、苏东坡、范仲淹等古代文豪的墨宝。

熙宁七年(1074年)8月,时任杭州通判的苏东坡游览风水洞后被风水洞的美景所感染,随即诗兴大发,写下了《临江仙·风水洞作》著名绝句:“四大从来都遍满,此间风水何疑。故应为我发新诗。幽花香涧谷,寒藻舞沦漪。借与玉川生两腋,天仙未必相思。还凭流水送人归。层巅余落日,草露已沾衣。”

更早的熙宁六年(1073年)正月二十七日,苏东坡游铜鉴湖畔的风水洞,留下了《往富阳、新城,李节推先行三日留风水洞见待》诗。其中四句诗直接描写了铜鉴湖,“风岩水穴旧闻名,只隔山溪夜不行。溪桥晓溜浮梅萼,知君系马岩花落。”住在铜鉴湖畔定南公馆,看着九曲十八弯的湖埠溪里的梅花花瓣,苏东坡感慨良多。

长庆二年(822年)七月,白居易出守杭州,长庆三年秋九月来游,观泉石林木,留诗,并有诗记。“云水埋藏恩德洞,簪裾束缚使君身。暂来不宿归州去,应被山呼作俗人。”白居易感觉到,到了杭州任太守一年多了,久闻风水洞大名,还没有去过湖埠里风水洞,没有欣赏过钱塘泗乡铜鉴湖畔的美丽风光,感到非常遗憾,于是,约了几个朋友,秋天里,抽出时间去铜鉴湖畔风水洞游玩赏景,看到了风水洞的美丽风景,由于时间紧张,只能安排半天时间,感到非常遗憾,写下诗句以志纪念。

远望隐约起伏的昙山、花山和公馆山,山色初黄。昙山上曾经留下了秦始皇南巡缆船的石痕。理学祖师爷朱熹在铜鉴湖边的昙山留下了不可多得的墨宝。朱熹两次到昙山,两次题词,并留石刻,至今尚有一处保存完好。这也是朱熹在杭州留下的唯一石刻,成为研究朱熹理学的珍贵史料。诗云“颓然见兹山,一一见天作。信手铭岩墙,所愿君勿凿。”

两处昙山题刻,正好处于南宋理学家朱熹人生的高光时刻和低谷时光,见证了朱熹为帝师“立朝四十天”这一南宋政治和学术史上的重要事件,也见证了南宋理学曾经的理想与荣光、艰难与坎坷。

铜鉴湖西北侧石龙山下杨梅垅上,富春秀才董邦达葬祖于此。董邦达曾经在姚家坞村做塾师,因觅得铜鉴湖畔风水宝地,从此风生水起,不但自己接中举人进士,做了尚书,连儿子董诰也中了探花。董邦达葬祖之处成了湖埠十景之一——董坟松涛。

行走在已经建成的铜鉴湖里湖公园里,清朝袁浦龙池村张道先生《定乡小识》里记载的一幕幕就在眼前呈现。“湖藏山腹,境绝幽邃,烟鸥雪鹭,伊轧唼呷。茶歌樵唱,激响晴波,红树青林,一川如画。”在铜鉴湖工程建设者的不懈努力下,《定乡小识》所描写的铜鉴湖美丽风景正在一步一步实现。

3,

铜鉴湖,汉时名明圣湖,宋时称她为石湖。因传说有金牛出没,并逃入了昙山上的清虚洞(金牛洞),钱塘泗乡本地百姓也叫她金牛湖。因为“斩掉泾河老龙,涨起钱塘沙”的传说故事与唐太宗李世民对魏徵评价“以铜为鉴,可以正衣冠”有关,后人就把明圣湖、金牛湖叫成了铜鉴湖。

待到铜鉴湖风景区竣工后,云栖小镇、艺创小镇和铜鉴湖将连成一片,铜鉴湖成为之江新城的后花园。铜鉴湖畔双浦各村的美丽乡村建设都在同步推进中,环绕铜鉴湖的民宿农家乐将星罗棋布,获巴拿马金奖的九曲红梅茶、西湖龙井、西湖莼菜和双浦茅台正等待着八方来客。这不正是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真实写照吗?铜鉴湖即将成为名副其实的金牛湖。

远处昙山清虚洞里朱熹讲学的声音还在久久回荡;定南公馆苏东坡笔下的梅花花瓣又将飘落;董邦达葬祖的风水宝地长祐钱塘泗乡。

“水光山色松声,凭陶醉人间天上;红茗碧莼雪鹭,且流连岩壑林泉。”成群的白鹭在铜鉴湖上翱翔,莼思归故里,昙山书声扬。山翠石亦奇,铜鉴碧波漾。恩德钟声荡,山下屯盐场,来客知苏白,崖刻壁上苍。“明圣探幽”“莼乡寻味”的美梦即将成真,我盼望着这一天尽快到来。

作者: 编辑:张泓
『相关阅读』
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网站简介  |  关于我们  |  广告服务  |  建站服务  |  帮助信息  |  联系方式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|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170003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:浙网文[2012]0867-091号 | 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1041366号-1 |  浙公网安备:33010002000058号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Copyright © 2001 - 2019 Hangzhou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