宠物的“灵魂摆渡人”
Fashion.hangzhou.com.cn  2018年05月04日 08:45:29 星期五  杭州日报

    上月底的一天,52岁的陆卫兵要去完成一笔两天前接下的订单。“耐心等等,我们准时见。”他很礼貌地在电话中与客户约定了时间地点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,艳阳高照,城西某座桥上,老陆那辆顶着不锈钢烟囱的白色依维柯停了下来。穿着深绿色大褂的他走出驾驶室,径直走向一个小伙子。

    “是你吧?”老陆问道。

    小伙子穿着一身黑,戴着黑色棒球帽,帽檐压得很低,微微点头。帽檐阴影下,他的表情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小伙子身后有一个纸箱,箱子里有一个铁盆,铁盆上盖着一块白色旧毛巾。他揭开毛巾,盆里露出一只蜷成一团的黄白相间小猫,有点胖——确切地说,这是一具小猫的“遗体”。

    老陆麻利地戴上一次性蓝色尼龙手套,开始了他的工作——宠物告别师,网上一般用这个词定义老陆的工作。

老陆抚摸小猫。

    一场简单却不失体面的宠物告别仪式

    老陆在铁盆边缓缓蹲下,小伙子往后退了两步,静默伫立。

    老陆用一只手从猫的头顶抚摸向背部,另一只手慢慢取掉毛巾,然后轻轻抱起猫身,放在从焚烧炉拉出来的平板上。

    阳光下,小猫的毛色早已没了光泽。老陆用刷子轻轻梳理猫毛,然后取来一块金黄色印泥,将猫的右后爪蘸在印泥上,再将爪印在一张卡纸上。老陆将卡纸交给小伙子,让他写上告别的话。

    “包包,谢谢你给我们带来的快乐,愿天堂没有病痛,也愿你下辈子遇到更好的主人。”小伙子默默在卡片上写道。

    老陆给猫身盖上白布,准备推进焚烧炉,小伙子迅速上前,将手中的花摆到了猫身旁边。“谢谢你,包包,对不起……”说话间,小伙子深吸了一口气,话一出口,泪水已在他眼眶里打转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相遇都不是偶然。”老陆对小伙子说完,为小猫盖上了白布,嘴里念叨着,“宝贝,别忘了回家的路……”

    焚烧炉厚重的铁门被老陆关上,再次打开时,铁板上已是一摊骨灰。老陆用环保纸盒仔细收起骨灰,交还给小伙子,这一场告别仪式宣告结束。

老陆将小猫送入焚烧炉。

    “烧狗的”和宠物的“灵魂摆渡人”

    老陆的这份特殊工作,他儿子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老陆的儿子还在上小学,有一次,学校里要求每个同学介绍一下自己的爸爸。孩子倒是真实在,走上讲台,声音洪亮,开口就说:“我爸爸是烧狗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烧狗的”,这个说法怎么听怎么怪。可老陆哈哈大笑:“我儿子说得没错啊……”

    每天开着白色依维柯,来往于城市各个角落,和不同的宠物主打交道,老陆从事的也是宠物行业。不过,其他同业者都希望与宠物主常来常往,老陆却没这个念头——一般来说,他不可能和同一个宠物主做两次生意。

    2014年,老陆开始从事宠物殡葬工作,当时,杭州在这块服务上还是一片空白。老陆所在的环保公司考察调研了很久,最终开拓了这项新业务。老陆那辆白色依维柯是经过专业改造的,烟道经过特殊处理,确保废气经过严格净化,排放时环保无公害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服务内容和殡仪馆差不多,只是我们的服务对象是宠物。刚开始做时,我也有点不适应。”老陆说,接触的人和宠物多了,他的想法变了,因为他发现对于宠物主来说,宠物的离去是从陪伴突然变成回忆,会造成一个情感断点,而他做的事情就是将这个断点平缓地黏合,“我就像宠物的灵魂摆渡人。”

老陆双手合十为小猫送上往生的祝福。

    同业者说,宠物殡葬这一环不该缺失

    从老陆的角度看,宠物与主人的缘分无非就是一扇门,告别的门一关,相遇的门才会打开。“有很多宠物主后来和我成了朋友,他们会打电话来关心我,也会帮着做做义工。”老陆说,“我会把这份工作做下去,也希望更多的人能来一起做。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,只是希望把一份善念传下去。”

    而在宠物同业者看来,老陆这份工作是一种不得不存在的善后——既然是生命,必然有生老病死,为什么宠物不能有个像样的“归宿”呢?

    方汉超,45岁,浙大动物医学专业毕业的资深宠物医生,目前经营着一家宠物医院。前不久,他的宠物医院里来了两个新病号——一只3岁的比熊犬生下4只小家伙,当上了妈妈;一只5岁的贵宾犬误食毒物,严重肾衰竭,未脱离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“比熊的主人,女儿嫁人了,不在身边,把狗狗当成小女儿,宠得不行。”方汉超又指指病怏怏的贵宾犬,“它的主人已经跑了省内很多地方为它求医,我说治好得花两三万元,主人二话不说就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方汉超觉得,主人与宠物间的情感,在某些时刻并不亚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,善良、平等地对待生命,这也是一种文明。“老陆我很早就认识了,他做的事情还是很有必要的。”方汉超认真地说,“宠物殡葬服务能够满足宠物主的情感需求,这一环不应该缺失。”

    33岁的阿单已经做了8年的宠物美容师,如今是某宠物生活馆的店长。最忙的时候,她一天要给六七只宠物做造型,单次耗时少则30分钟,多则1小时以上。阿单说,近些年,宠物服务行业发展极快,涵盖的领域越来越丰富,主人对待宠物的观念也在不断更新,“宠物殡葬服务是这两年才做起来的,大家算是同行,我多少知道些。”

    2015年,阿单店中一条养了7年的金毛犬因细菌感染突然死亡,阿单找到了老陆,和店员们用一场告别仪式送走了爱犬。“对于主人来说,宠物可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但对于宠物来说,主人就是它的全部。”阿单说,“宠物陪伴主人那么久,一次体面的送别,不过分吧?宠物殡葬服务应该受到关注了。”

老陆整理小猫的骨灰。

    抛开宠物话题,它们也需要“人生终点站”

    事实上,老陆是生意人,也是个热心人。自从工作步入正轨,他便长期与政府部门合作,帮着处理流浪动物的“遗体”,他还特意为多年来送别的流浪动物建了一座“公墓”。另外,遇到公安、消防等部门有功勋犬要送别,老陆随叫随到,而且免费服务。他说,功勋犬不是宠物,是人类的伙伴,为它们送别要做得格外体面。

    “前不久,富阳自费给退役警犬建养老院的老白找我,他怕有些警犬撑不了太久了,问我到时候愿不愿意去。我马上答复他,只要他说一声,我就干!”老陆竖着大拇指说,“他才是真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做宠物殡葬服务这些年,老陆也没少被误解和笑话,甚至遭受过质疑和谩骂。但他始终坚信,每一个生命在与世界道别时,都应该是有尊严的,更何况是与人朝夕相处的宠物呢?

    “很多人以为是自己在养宠物,其实,宠物也在陪着我们进行人生的修行。”老陆说,“我做的事情,既是为宠物摆渡,也是帮人们释怀。”

    目送与爱猫告别的小伙子越走越远后,老陆并没有立即开车离开,他还要独自完成一场告别仪式。一条死去的流浪狗,没有主人送行,老陆要做的,是毫不简慢地完成仪式的每一个步骤。

作者:记者 杨子健 文 编辑:吴燕
『相关阅读』

我也来说两句: 0条评论 查看评论
 会员登录名 密码 [注册]
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网站简介  |  关于我们  |  广告服务  |  建站服务  |  帮助信息  |  联系方式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|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:浙网文[2012]0867-091号 | 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1041366号-1 |  浙公网安备:33010002000058号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法律顾问: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
Copyright © 2001 - 2017 Hangzhou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